男子健身时不幸身亡 家属起诉健身公司索赔20万被驳回

2021

07/19

13:50

半岛晨报

企鹅号

分享

评论

3

50多岁的老刘办理健身卡时未告知病情,

后来在健身房举哑铃时晕倒,

经抢救无效死亡。

家属起诉健身公司要求赔偿,

这种情况下健身公司要承担责任吗?

老刘是尿毒症患者。2020年某天,他在某健身公司开发的APP上与该公司签订了《用户协议》,购买了会员包年服务。5天后,老刘在健身房举哑铃,起身时站立不稳,马上被两名健身房工作人员扶至座椅上休息。两分钟后,老刘起身时再次站立不稳,工作人员赶紧将其扶起,并通知了管理人员,将其扶出健身房,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在等待救护车期间,工作人员将老刘平躺安置,并采取了必要的心肺复苏等急救措施。

7分钟后,救护车赶到,工作人员将老刘抬出。但不幸的是,老刘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老刘家属一纸诉状将健身公司诉至鄞州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费用合计20余万元。

健身公司答辩称:老刘系尿毒症患者,但其在办卡时并未向健身房告知该情况。此外,老刘倒地时,健身房工作人员已经及时联系120,并不存在过错,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鄞州法院经审理认为,老刘在办理健身会员卡时签署了《用户协议》,该协议中明确载明:会员谨此声明本人健康状态良好,患有……肝、肾功能不良及其他不适合本公司活动的疾病患者,入会前须向公司说明和申报以往病史,因隐瞒上述各类病史入会后在场馆发生意外或加重病情的,应由会员自行承担一切后果。但老刘明知自身患有尿毒症,不适宜在健身房剧烈运动,仍然隐瞒病史办理了健身会员卡,其应自行承担相应的风险。

根据视频显示,老刘当晚在健身房内仅是做了些举哑玲的简单健身项目,且边做边休息,并未剧烈运动。经医院诊断,老刘的死亡是因为其慢性肾衰竭等自身疾病原因造成,而并非健身房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所致。纵观整个事发过程,健身房工作人员及时发现情况,采取了必要的救治措施,且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安排了救护车到场,已经尽到了合理限度范围内的保障义务。

综上,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承办人民一庭员额法官赖伟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规定了公共场所管理人的安全保障义务,而不同的公共场所对管理人的管理范围、程度、标准要求不同,一旦发生事故,各方当事人往往会对公共场所管理人是否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产生严重分歧,甚至出现了“只要发生在公共场所的伤亡事件,公共场所的管理人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错误观念。公共场所管理人的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法定义务,但该种安全保障义务应有一个合理限度范围,也应当符合社会一般价值判断标准。如果经营者已经尽到一个善良的理性管理人的注意义务,而损害结果是在无法预见或防范制止的情况下发生,则经营者不应承担责任。本案事故发生时,健身房工作人员无论是从危险预防还是事后救助等多方面都已尽到了合理限度的安全保障义务。老刘的死因是由其自身疾病突发导致,与其健身并无直接因果关系,健身房亦无法预见或加以防范,故在健身房非自愿补偿的情况下,不应判决其承担责任,更不能无限扩大公共场所管理人的风险和责任。

老刘的不幸死亡固然令人惋惜,但侵权责任的主体应该在法律限度内严格加以界定,不能因为重症患者死亡在公共场所,就让并无过错的公共场所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

来源:宁波晚报


2021年07月19日

(陕西律师)被执行人转移财产拒不履行生效判决 构成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而获刑
(陕西律师)男子意外死亡 亲属索赔100万元保险金获支持

上一篇

下一篇

(陕西律师)男子健身时不幸身亡 家属起诉健身公司索赔20万被驳回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