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网北京4月1日电(检察日报全媒体记者史兆琨)3月26日,记者在浙江省女子监狱见到了因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的郭某。作为邀约盛春平去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见面的网名为“百花蓉”的女网友,她坦言,自己被分配的任务是去车站接人。

  3月22日,浙江省杭州市检察院通过官方微信发文:“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的盛春平作出不起诉决定,认定盛春平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这起正当防卫案由于涉及传销组织备受关注。

  “我认为对盛春平作出不起诉决定是很公正的。”郭某在接受采访时说。

  一再要求出去遭拒 急迫中他持刀挥刺

  2018年7月9日,一位名叫“百花蓉”女网友主动加盛春平为好友,此后,两人几乎每天都通过QQ联系。

  

  盛春平故意伤害案相关案卷材料和杭州市检察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书。检察日报全媒体记者程丁 摄

  “我们有逐渐向男女朋友发展的趋势。‘百花蓉’告诉我她在杭州一个超市当服务员,让我去杭州见一面,如果合适就可以交往。”盛春平的讯问笔录显示。

  2018年7月29日,盛春平购买了一张山东至杭州的汽车票。到达杭州时已经是7月30日凌晨。天亮后,盛春平接到“百花蓉”的电话,让其买车票直接去桐庐县。

  抵达桐庐后,“百花蓉”带着一位女性朋友来接站,三人一起打车来到某超市旁边的肯德基聊天2小时。之后“百花蓉”等人将盛春平带到一栋老旧小区的出租房里。

  在出租房客厅,盛春平见到了“百花蓉”口中的“表弟”。盛春平一直被劝说到卧室休息,他开始感觉有点不大对劲,说想去洗手间。“百花蓉”的女性朋友说“厕所堵了”,此刻盛春平心里的疑问更大了,就想到外面去。“百花蓉”的表弟敲了下卧室房门,这时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成某强从卧室走出来。盛春平一再要求出去,对方仍未开门。

  “我要出去,你们放我走吧。”盛春平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水果刀央求道。

  遭到拒绝后,客厅里的4个人开始逐渐靠近盛春平,并劝其将刀收起来。僵持了一会儿后,“百花蓉”表示可以让其走。盛春平快走到门口时,“百花蓉”朝卧室方向喊了一声叔叔,此时卧室又出来三位男子将其围住。

  

  传销人员郭某(已被判刑)以谈恋爱为名将盛春平诱骗致杭州市桐庐县富春路的传销窝点。检察日报全媒体记者程丁 摄

  “如果你们要钱的话,我可以都给你们。”盛春平惊恐地说。

  成某强等人就开始围上来夺盛春平手中的刀,盛春平慌乱之下持刀挥刺,划伤成某强右手腕及左颈,刺中成某强的左侧胸部。

  “他受伤了,赶紧送他去医院吧。”盛春平说完后,就放弃随身行李夺门而出。

  当日,“百花蓉”等人将成某强送医院治疗。2018年8月4日,成某强出院后,未遵医嘱继续进行康复治疗。8月11日,成某强在传销窝点突发昏迷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成某强系左胸部遭受锐器刺戳作用致心脏破裂,在愈合过程中继续出血,最终引起心包填塞而死亡。

  杭州市桐庐县公安局于2018年8月12日接受报案并立案侦査,2018年8月13日盛春平在山东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7日,经杭州市桐庐县检察院批准依法执行逮捕。2018年10月24日,案件移送杭州市桐庐县检察院审査起诉,该院于同年11月20日将案件报送杭州市检察院审査决定。

  检察机关认定属正当防卫 事实法律依据充分

  盛春平的发小王某在案发后接受询问时表示,盛春平虽然话不多但也不内向,一般下班就回家,比较热心肠,平时跟朋友、同事关系都还挺好,也没听到过打架之类的事情发生。

  “案发时的水果刀是之前买的,在家中写字台抽屉放了约有5年了。”盛春平父亲的询问笔录显示。

  杭州市检察院在审查时认为,案发时,盛春平并不知道对方是传销组织人员,也不知道对方的意图。同时,案件发生时间很短,进入传销窝点后,盛春平的恐惧感不断增强。盛春平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挥舞,目的是为了逃离,因此,在挥舞中刺中了上前夺刀的成某强。

  

  传销人员郭某(已被判刑)以谈恋爱为名将盛春平诱骗致杭州市桐庐县富春路的传销窝点。检察日报全媒体记者程丁 摄

  3月22日,杭州市检察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的盛春平作出不起诉决定,认定盛春平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

  郭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进出租房之前,她告诉盛春平房间里一共住一男两女三个人,后来成某强出来后盛春平感觉人数不对,并且一直在被劝进入卧室,盛春平可能觉得害怕,就从右边口袋里拿出一把水果刀。

  “该案在行为性质认定时需要注意:盛春平对防卫行为方式的选择是合理且必要的。一是案发时双方人员力量对比上悬殊,盛春平不借助防卫工具无法实现防卫目的;二是案发时的环境封闭隔绝,盛春平在慌乱和惊恐的环境下,身心处于应激状态,要求其对防卫手段的选择和对防卫程度的把控作出一个精准的判断,既不客观又不合理;三是双方对峙时,盛春平是先躲避,再拿出水果刀警告,且是边向门口退却边持刀警告,并无蓄意主动加害的故意和行为。四是盛春平并非刻意选择工具,所持的是日常使用的折叠水果刀。五是防卫中仅刺中其中一名非法侵害人,未实施进一步的侵害行为,之后放弃行李仓促间逃脱现场,足以反映出其防卫目的。”杭州市检察院公诉一部主任张洪阁在接受采访时说。

  张洪阁表示,案发后成某强受伤后被送往医院,经救治后伤情稳定,生命体征平稳。 出院后,医院建议其到当地医院进一步康复治疗,注意休息,避免情绪激动,预防感染,注意康复锻炼。但成某强和传销人员未遵医嘱进入当地医院进一步康复治疗,存在怠于送医、疏于照看等情况,导致成某强在传销窝点突发昏迷,被送至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可见,成某强死亡结果的发生存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并不能以最终结果作为判断评价防卫行为是否超过必要限度的唯一因素。

  现实生活纷繁复杂 不法侵害判定需综合权衡

  

  传销窝点的大门上贴着“好日子家兴业兴”“美心情福旺财旺”的春联。检察日报全媒体记者程丁 摄

  “我是2017年4月被骗到传销组织的。如果当时没有被骗,现在我可能已经结婚了吧。”郭某的眼里带着一丝憧憬。

  监狱展厅的墙壁上印着一张张社团活动的照片,不难看出浙江省女子监狱的文化氛围颇为浓厚。这对于郭某的内心而言,也是一种难得慰藉。“这里的各项规定都比较严格,是好事,刚好可以为我之前做错的事情赎罪。”郭某说。

  随着对传销活动打击力度的不断加大,传销活动变得更加隐蔽、对参与传销人员的人身控制更加严密。在传销活动中往往会伴随着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等暴力犯罪。已经进入传销组织近两年的郭某告诉记者,一般“新人”进来后不会立刻让其离开,一般要考察一段时间。在考察期间,如果“新人”不听话,就会对其进行一定的体罚,比如,罚站罚蹲,甚至还可能被泼冷水、打耳光。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认为,在判断防卫行为是否过当时,不能仅将不法侵害者已经造成的侵害与防卫人造成的损害进行比较,还必须对不法侵害者可能造成的侵害与防卫人造成的损害相比较。这是因为,不法侵害者可能造成而没有造成的侵害,正是防卫人实施防卫行为的结果。与紧急避险不同,正当防卫所造成的损害,可以大于不法侵害所造成的损害。不可认为,只要造成重伤,而不法侵害又不属于正在行凶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就属于防卫过当。

  记者通过电话与盛春平交谈了10多分钟,对于已经回归到正常生活轨道的当事人盛春平而言,有着对法律给予其公正的感激,也有着希望生活不被打扰、归于平静的期待。


2019年04月01日

(西安律师)如何确保对芬太尼整类物质列管落到实处?公安部回应
(西安律师)法律专家:顾雏军案折射企业家经营三大法律风险

上一篇

下一篇

(西安律师)浙江反刺传销人员系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检察机关详解法律依据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